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音乐 >> 内容

电台音乐节目何去何从?

时间:2019/2/10 15:27:49 点击:

  核心提示:   小新:得有六七年了,我一直在做晚间的音乐节目,我觉得这个时间段主要应该是学生和年轻的白领。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感觉,就像这次做我的新书《每一首歌都有TA要去的地方》,有一个七岁的小男孩到了现场,...

  小新:得有六七年了,我一直在做晚间的音乐节目,我觉得这个时间段主要应该是学生和年轻的白领。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感觉,就像这次做我的新书《每一首歌都有TA要去的地方》,有一个七岁的小男孩到了现场,他妈妈说他天天听我节目,我差点崩溃了,我觉得自己节目挺有深度的啊,小孩能听懂其中的深意吗?几年前,有一个六十几岁的阿姨给我邮寄过感冒药,还写了一封信,说听我节目就像听她孩子说话一样。但总体上,我想我的听众里,一定是年轻人居多,我也不太相信诸多调查公司的所谓数据,有的很扯淡。

  超杰:我个人的感觉是心怀广播情结的人一直在听电台音乐节目。音乐广播节目对于70后、80后,甚至90后的一代人而言,是一个情结,是青春成长和青年拼搏时代的精神图腾,不管是学生时代写作业时的陪伴,还是工作后上下班高峰期的音乐相随,听音乐广播的这一代人心中一直有一个电台情结。对于现在00后而言,获取音乐的方式更多的是互联网,也许对广播的亲和度就会降低许多。

  小新:创新这个事,台里天天催,我个人倒是很无感。电台音乐节目无非就是单纯的音乐节目、加资讯或情感类的音乐节目,加所谓互动的音乐节目,或者在形式上有创新。对单个音乐节目而言,我觉得创新的意义不大,反而应该加强对流行音乐背景知识的把握,最终还是指向音乐里的人。所以,2015年,每个周日我又多了一档节目,叫《音乐工厂—小新的异想世界》,我不觉得形式上有多少创新,但在内容上,讲了太多别人所熟悉的歌曲背后却被忽视的细节,我还是觉得音乐节目要能够打动和触动人。尽管每期节目案头工作量很大,但我乐于做这样的梳理。超杰:我记得城市之音991开播的时候,是山东省内首家类型化播出模式的音乐电台,在形式上也是一种创新,不管是格式化播出还是类型化播出,音乐节目的形式一直在变化,但万变不离其宗的还是节目当中浓浓的人文气息,音乐千篇一律但解读却各有千秋,只有融合了主持人对音乐的独到理解和对生活最为深刻的感悟,才能诠释出引发共鸣的音乐本质。创新,抛开包装和形式,主持人对音乐与生活的把握才是创新的根本。

  小新:除了有一次我清楚地记得我的节目收听率是排名到了整个山东台所有频率所有节目里的第六,其他时候,我的节目并不是收听率上的领头羊,所以这方面,我没有经验。但是,我确定有那么一拨人始终在听我的节目,这个从听众的互动或者落地活动上,都能体现出来。

  超杰:广播向来都是小众媒体,我个人更倾向于“窄播”,它有一定属性的收听族群,有一定的指向性和私密属性,这和报纸电视有很大的不同,你播放时下流行的音乐,也许能满足80后、90后的胃口,但一定不会受到50、60年代人的喜欢。所以电台音乐节目能够服务好固定收听族群,就很好。主持人向来都是一个节目的灵魂,他脑海中对节目形态的架构,对节目内容的定夺和挑选,对节目呈现样式的把握,对听众说的每一句话,都应该是言之有物,有感而发的,是自己对或五彩斑斓、或一筹莫展、或平静如水的生活的提炼和感悟,是能够把听众的故事、歌手的经历用自己的言语与理解呈现出来,并且打动正在收听的那一个人。

  小新:任何一个城市里,晚间电台节目主要还是卖药和夜话,但是卖点都是一样的,都是让人刺激,无非是感官刺激和大脑刺激而已。但是除了这些,总该有些情怀和理想主义吧。我当年选择做晚上十点的《城市夜未央》几乎是义无反顾的,总监是希望我做通勤时段的,广告价值大,也比较容易被记住。但我固执地认为,DJ是一个城市的灵魂啊,我希望为那些孤独的听友,辗转难眠的人,提供一些空间。我没统计过,华语流行音乐这个大筐里有多少首歌,但是每一首歌都是一个故事,都是一种状态,就像我新书的名字《每一首歌都有TA要去的地方》,去哪里呢?其实是要去到我们的心灵。

  超杰:当下社会,这样的音乐节目已经凤毛麟角,人文气息似乎都和书本一样,被人遗忘在角落里,留下的只是夜空中喧闹的嘻哈声和疗效百分百的苍白推销。

  我觉得山东的夜空很幸运,一直有一个温暖的声音用他三十多年的阅历和阅读万余本书籍后的知识,来抚慰深夜里的听者。对一个主持人而言,并不期待听众每天必听,相反,却希望哪怕只有一次的收听,都是有收获的,就足以。

  超杰:对于广播有情结的人,多大的年龄都会选择收听广播,如同时下年轻人离不开互联网一样。对于电台DJ 而言,因为是和听众一起成长,一同长大,一起经历,一同欢笑,所以年龄从来不会是电台主持人的门槛,相反,因为阅历丰富,多年经验的积累,与时俱进的思想,恰恰有利于主持人在广播节目中展现自己的个性与风采。

  小新:这个问题太多人问过我,我现在做电视的新闻节目,也做电台的音乐节目,有人很坚定地跟我说,新闻节目主持人越老越值钱,电台DJ还是更适合年轻人。我不是很认同,每个年龄段的DJ都是有价值的,我也承认目前我所在的山东台在主持人的培养和打造上是有严重不足的,可能是体制的原因。我成不了引领潮流的DJ,但是在讲音乐故事方面,我经常有“孤独求败”的感觉,哈哈。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365bet中文网(www.hbbln.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576001888@qq.com 站长QQ:576001888 移ICP备10086号
  • Powered by laoy! V4.x